新闻内容
2013年08月2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美国礼来被曝中国行贿细节:胰岛素“献金”一年超三千万

    本报记者 陈时俊 合肥报道

    数十份的销售电子凭证、数以百万计经费预拨的常规单据之下,究竟隐藏着多大的秘密?美国医药巨头礼来中国内部流出的这部分资料牵出了经年累月、数额巨大的医疗行贿链条。

    一份2012年的预算资源分配文件中显示,该公司仅对优泌林这一个糖尿病产品就分别在“国际会、全国会、大区会、TP活动、看图对话、基药TP等六大类”会议支出近950万元的费用。不仅如此,当年还有一笔250万元的、名为“市场部特批基药社区推广TP费用”的专款,用以专门负责攻打上海地区的基药市场。

    礼来一位前高级经理王玮向本报记者透露,礼来公司仅沪皖大区 “优泌乐笔经典、优泌林笔优伴II”两项胰岛素主推产品,一年单是通过医生直接回扣违规花费就至少三千万,这还不包括以过高的讲者酬劳以及虚增扩大会议花费等形式的献金和其他产品的回扣。

    “为了阻击对手的竞品并安插本公司的产品,各种常规贿赂、专款专拨的情况在公司非常普遍,情况之严重丝毫不逊于GSK(葛兰素史克)案。”王玮称。

    事关整个外资药企在华经营的监管盘查正在全面开展。这也是继英国GSK、法国赛诺菲、瑞士诺华之后,两个月以来第四家中国区被指爆发行贿丑闻的跨国大型药企。

    对于以上种种情况,21日礼来中国在给本报记者的声明回函中表示:“礼来制药对所提及的这些情况高度重视。这些情况,如果属实,与礼来的价值观、相关政策以及对于全体员工一再强调的合规要求是完全不符的。”

    常规回卡返点

    此番遭到曝光的礼来产品几乎覆盖了其内分泌领域的所有用药

    在目前中国糖尿病用药市场,丹麦诺和、美国礼来、法国赛诺菲三家外企鼎足而立,市场份额此消彼长。而外资军团的混战中,还有内资企业通化东宝以价格优势进行追赶,竞争异常激烈。

    如糖尿病、高血压这样受众巨大的慢性疾病,用药需求持续且稳定。相关用药领域也一直都是大型药企的兵家必争之地。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医药市场糖尿病产品在2007~2011年年均增长26%,预计2017年全球糖尿病用药市场的份额将达到300亿美元。

    中国区的销售对于礼来全球的影响正愈发明显。创建于1876年礼来公司,现为全球十大制药企业之一。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礼来在中国已投资逾20亿元人民币(约合三亿美元),礼来中国已是礼来集团在全球第二大的分支机构。

    此番遭到曝光的礼来产品几乎覆盖了其内分泌领域的所有用药,优泌乐、优泌林、优伴II与百泌达(Byetta)等产品系列本身就是公司近年强力主推的胰岛素用药。

    优泌林(重组人胰岛素注射液)本身是针对那些需要采用胰岛素来维持血糖水平的糖尿病患者,适用于早期糖尿病患者的早期治疗以及妊娠期间糖尿病患者的治疗,优泌乐(赖脯胰岛素注射液)则是用于治疗需要胰岛素维持正常血糖稳态的成人糖尿病患者。二者系列产品还包括优泌林70/30、优泌林中效、优泌乐25以及优泌乐50。这一领域还包括优伴II和优伴经典另外两款产品。

    对前述产品在上海、安徽大区销售情况相当了解的王玮告诉记者,礼来主要是和诺和抢市场,但实际情况却不占优势,礼来只能靠这种贿赂的手段才能快速突破市场份额。“这样的(贿赂)手段通常都被做得很隐蔽,表面上搞得很合规。但内行人都知道是些虚招。”

    “甚至高层都会明示暗示医药代表去这么做。由于胰岛素这样的慢药需要长期使用,和普通用药按照处方量进行行贿挂钩不同,礼来对于胰岛素产品的回扣是按照新开发的病人数给医生返点补偿。”

    具体“按人头”支付回扣的做法是,礼来定期走访各级医院科室的医药代表会告知医生,每新发展一个新病人使用优泌林产品后,医生给病人开具处方后会填一张记载了病人的个人信息及用药细节的卡,业内将之称为“回卡”。医药代表的任务就是定期把卡收回来,按照回卡数支付医生相应的报酬,而这种行为只针对新病人。

    知情人士透露,明码标价销售的优泌林、优泌乐笔经典、优泌林笔优伴II几项产品实则门道众多,药代在全国范围内的回卡返点分别从每个新病人100到300元不等。其中,安徽地区一般在100到150元,上海是200元,而对于那些和诺和竞争胶着的地区就出重金每人300元——优泌林市场零售价只有六七十元,公司前期重金投入以求后期持续绑定患者的诉求明显。

    王玮直言,公司的策略就很明确,病人习惯用一种胰岛素后,也不会轻易改换其他品牌。况且这一产品相对专业性高,患者通常会严格按照医嘱指示,可操控性更大。因而就必须跟医生反复宣导要早打多打、坚持不断的去打礼来品牌的胰岛素产品,并以实际利益巩固这一关系。

    根据记者得到的礼来中国安徽、上海地区2012年回卡计划中,优伴II计划回卡34000张,平均每月回卡2196张。而优泌乐经典的回卡8737张,平均每月757张。“2011年月1至8月间优泌乐经典在全国范围内共收到7.8万张回卡”。王玮透露,若以每张回卡150元计算,仅这两项产品在一个大区的年行贿额就超过640万元,2011年前八个月优泌乐经典仅仅一项产品全国的行贿额更是超过1170万元。

    “优泌乐笔经典、优泌林笔优伴II两大产品全国范围每月的回卡水平至少在2.5万张,按最低100元每张卡的标准,一年行贿额就至少超过3000万。”王玮直言。

    而对于另一项产品百泌达(Byetta)的推广中,王玮介绍,在上海地区对售价较贵的百泌达的回扣是每张回卡给500到800元。而在去年百泌达的回卡计划是1050张,以650元/回卡计算,一个大区一年的行贿额将近70万元。

    一份资料显示,其对于回卡数量多寡的相应赏罚机制非常严格:礼来会对公司医药代表按各地区胰岛素回卡量最高的代表给予奖励,2011年度其中不乏月均130张左右的代表。据其统计,大区人均回卡是每个代表34张,而全国人均回卡则在45张,这也是作为各地主管考核升迁的重要依据之一。

    “一个医药代表盯10-15个医院,在安徽每个医药代表按每月基本被要求得完成发展300-400个新病人的任务,完不成就会慢慢被淘汰出团队。”王玮透露。不仅如此,公司在每月还会统计并公布医药代表的人均回卡数排名,脱失率较高的医药代表也会被一并公示提醒。

    系统化的内部“回卡”考核机制反映了行贿链条对于公司销售的极大影响力。记者发现,在其2011年回卡数与实际反馈销量的统计中,多名地区经理的回卡成本在四五百元。同时公司会统计胰岛素回卡最高的医院,其中月均超过100张的也不占少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便以月均117张成为第一。

    专项突击秘术

    企业还会将医生分为“高处方医生和偶处方医生”,从而有的放矢的进行公关

    此前GSK案爆发后,涉案人员就曾揭开了跨国药企通过向医务人员行贿并自身受贿的双重通道,将药价抬高后将这部分成本转嫁给了消费者。“以一种治疗乙肝的药为例,出厂价约在140元,经过经销商、医院等层层加价,最后到患者手里,价格达到了210元左右。”被捕的原GSK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指出。

    而随着礼来被曝行贿细节释出,二者操作手法高度相似。

    “这些都是流程化的行业‘潜规则’,从医药代表一上岗就开始进行合规培训,培训内容却常常教导药代怎么绕着规定走。有些培训者甚至会直言不讳的告诉药代怎么做能在合规范围内行贿。公司只管合规中餐费、会费怎么报销,但具体餐费是否是假餐费就不会多过问。”王玮表示。“从怎么规避工商的检查,到怎么应对媒体都会有训练,从礼来公司上级一级一级向医药代表会传递。”

    “前两年诺和胰岛素产品在上海掉标,礼来的市场战也进入了短暂的疯狂。公司拨了250万专款、特地找了一批代表专攻上海的地段医院,希望夺走对手的市场份额,这笔专款中行贿经费所占的比例应该不小。公司内部就有领导直言不讳的要求药代花200元一张的代价把对手诺和的产品给换过来,不管对方采取何种非常手段。”

    记者在礼来2012年的预算资源分配文件中发现,当年有一笔250万元、名为“市场部特批基药社区推广TP费用”的专款,专门负责上海地区的基药市场。

    根据其培训资料显示,当月没有达成目标的医药代表必须在下一阶段进行针对性行动,公司举例表示“邀请主管随访,拜访内分泌科主任讨论全年的合作计划”等等。

    不仅如此,记者在其内部流出的百泌达产品资料中发现:公司会对每月不同大区的销售水平和新病人贡献比例进行划分和公示,并按照“计划病人数、新病人数和达成率”等指标进行对比,从而对各区医药代表进行任务督促。

    其内部文件显示:公司会对诺和、拜耳、通化东宝、赛诺菲等竞争对手在医院中的基本信息(新病人数量、销量份额、在医院进行的项目、临床)进行收集,并对科室医生的信息进行收集,其中会专门列出“主任科室层面的主要需求”进行配合。

    与此同时,在每季度和月份中,企业还会将医生分为“高处方医生和偶处方医生”,从而有的放矢进行公关。而对于业已拓展的新病人也会统计一个月、三个月以及半年平均脱失率,从而对开具处方的医生进行后续跟进公关。

    而当被问及回扣内容时,礼来方面只是表示:“对于所提及的这些情况公司会根据规定进行调查。如果属实,会采取适当的处理措施并给予纪律处分,最高直至解除劳动关系。从这些事件的处理中我们也会吸取经验,进一步加强我们的道德和合规项目以及内部风险预防和控制体系。”

    会议虚增套现

    全年各项会议经费预算共计超过824万元

    GSK一案中的败露使得行业中虚增学术会议之风被公之于众。而根据礼来中国内部的材料来看,礼来在华通过学术会议套现用以实施商业贿赂的情况也相当普遍。

    记者得到多名礼来胰岛素产品安徽上海大区地区经理的2012年项目预算表中发现,由其组织经手的一年大区及以上级别会议费用就超过335万元,而看图对话(患者教育及沟通)一年的金额也在24万元。而在当年前两个季度TP会议的金额更是达到了465万元左右,全年各项会议经费预算共计超过824万元。

    “一般实际花费都会高于预算成本,超过了再去申请。这些经费都是按照使用进度来支配的,医药代表不花可能就会被收回去,相当于是逼着药代花钱把钱套出来。”王玮指出。“这些钱都是以讲课费的形式洗出来,以TP会议来看,两个季度差不多120个工作日,这些时间医生要工作通常是不会开会的。若60个休息日计算,平摊下来每天要花费8万元的会议费用才用的了这么多,每人每天要花费1万元。”

    王玮透露,相对大型高级别的学术会议实际成本也就在两万元以下,实际上不可能开如此多的会议,不然按此频率必须得隔天就有一个会才行。

    与GSK案类似的是,礼来在华的“会议套现术”被指也分为两种做法:一种是确实有相关会议,药代就把实际金额夸大。而另一种是压根没开会,公司通过会展公司把这部分现金套出来,用于给医生发卡给钱。

    记者在多张《礼来中国差旅及促销费报销单》中可以看到,在2010年11-12月内,有多笔团销(Group Selling)费用,而这些费用无不在750元至800元之间,同时还有多笔数额在六七百元的“会餐费”。而根据爆料人的介绍,每笔消费超过800元就必须进行刷卡凭证,药代将消费刻意上报在800元以下便是希望不留凭证。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此费尽周章的会议套现背后,是药品销售团队应对合规报销限额的“拆招”之法。

    记者获悉,礼来这样的大型外资药企每个月给每位代表5000到8000元不等的报销额度,以此作为药代公关医生的必要成本。开具的发票也都是以宴请吃饭、礼品水果这样看似合规的抬头操作。“但是动辄数百元一个新病人的回卡,药代每月的报销额度根本不够,有些是通过购买假发票的形式,行实际献金之实后找公司报销。自上而下一级一级都熟视无睹,实际上谁都知道是在造假。”爆料人表示。

    但礼来中国对于套现行贿的质疑予以了明确否认。“礼来作为一家创新型制药公司,一直致力于组织专业医学会议,为医疗专业人士提供继续教育的平台。这是礼来提高患者健康水平之使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虚高的讲者费用

    “礼来在全国范围内,仅讲课费一项就在2200万上下”

    前述学术会议中的确存在不少实际召开的案例,而这些会议本身除了担负企业学术交流的功能外,同时也是拉拢熟络专家学者、医院科室带头人另一重要途径。

    礼来公司在其“优泌乐病例征集活动”的资料内容中显示:公司会在全国钻/金/银、CPA医院针对500~1000人胰岛素目标医生征集病例,每位医生需至少递交5例有效病例。征集病例数计划在五千例,而这部分案例全都是以新开发的病人为主。

    公司对于案例征集项目直接要求各大区配套TP预算,其中讲者费用2.34万元,而其他实际成本支出却超过10万元。王玮表示,这些医药公司会与讲课的医生签署《演讲劳务协议》,通常乙方(演讲者)的签名和信息填写都是由医药代表一手代劳的。

    协议显示“甲方(礼来公司分支或关联机构)在协议期间将不定期的邀请乙方担任演讲嘉宾。甲方应当在每次的《演讲邀请确认书》上注明乙方应得的实际演讲报酬。甲方应当于乙方每次演讲劳务发生日起30天内,将报酬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到乙方的账户”。而在反贿赂一栏中,协议也强调“双方均应确保其根据本协议开展的活动始终符合中国法律,包括但不限于反贿赂方面的法律法规”。

    记者得到的一名礼来医药代表在2011年末的《讲课费及小额报销付款申请单》中显示,这名医药代表在短短20天不到的时间内,分别于2011年11月4日、14日及18日聘请了同一名医生就礼来糖尿病进行“看图对话”的患者沟通演讲,针对的产品是其糖尿病产品优泌林,每次支付了800元讲课费。而现实情况中,同一名医生以如此高的频率为同一家企业站台演讲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而这些付款申请单均需由礼来地区经理和大区负责人的过目审核方能通过。

    另外,在另外一份上海、安徽大区2011年的医生讲课费打款明细中也显示,仅这一地区一年中礼来便进行了近1800次打款,每次打款少则500,多则3000。“礼来在全国范围内,仅讲课费一项就在2200万上下。而公司更多行贿的形式就是通过讲课费这种较隐蔽的方式操作。”王玮指出。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等多个协会联合起草的《医药企业伦理准则》中专题研讨会与大型会议一栏就明确指出:“对医务人员提供的任何赞助行为都禁止以开处方、推荐或推广(自己的)药品为条件。企业不应支付任何费用给受邀医疗专业人员的随同者。”

    而对于讲课费数额是否构成行贿的界定,礼来方面表示这些报酬属于合理合法的范围内。“为讲者付出的劳动支付相应的劳动所得,完全符合国际制药工业联合会(IFPMA)、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等行业协会的规定以及《医药企业伦理准则》(即2011年APEC会议签署的墨西哥城原则)的规定。”

    礼来公司透露,公司建立了全面的合规和内控体系,包括要求讲者的劳动所得与市场公允价值相符,对聘用医生为礼来提供服务前进行尽职调查。同时还建立了相应的内部监督机制,包括合规抽查、内部控制审计、月度付款账单抽查等等,用以检查业务活动的开展符合公司规定。

    (本报实习生许阳对本文亦有贡献,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玮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