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3年06月0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库克背后的爱尔兰女人 苹果避税300亿美元的真相

杨琳桦;周泰来

    本报记者 杨琳桦

    实习记者 周泰来 上海报道

    苹果最近被指逃税,甚至苹果CEO蒂姆·库克也被请到了国会。库克在听证会上称,苹果实际上是美国最大纳税大户外,国会所指责的行为只是苹果的合理避税而已。

    苹果行为的确合法。多少年来,很多公司采用这样或那样的“避税港”方式,使税收资金尽量不要那么惊人,但苹果的问题是:它采用的手段已经高明到超越大部分人想象。

    四年里,苹果把近300亿美金利润倒入一个爱尔兰的子公司,以达到避税目的。因为按爱尔兰政策,谁实际控制公司谁需要缴税,跨境企业的子公司不需向爱尔兰当地缴税。与此同时美国政策规定,只有公司地址在美国的企业才需要缴税。

    换言之,苹果这部分利润在爱尔兰和美国都没有交税,而大部分企业实施的“避税港”终归要在一个地方落地,通常做法是:哪个地方税率低,就把利润放到哪边去。

    有趣的是,库克还向国会提出了三点建议,包括将美国企业的营业税由现在的35%降为25%等。他说:“我们将这件事视为一次机会而不是曝光,因为它可以帮助人们理解真正的问题所在。”

    美国公司CEO或总裁因为一些事情被召到国会其实常见,但他们往往:第一,否认不当行为;第二,否认个人责任。比如说公司太大,有些事情是其下属干的,而他不知情;第三,采取“第五修正案”,其规定政府不能强迫个人去说一些伤害自己的话,即有权不连累自己。

    “苹果了解到美国人已不再容忍上述反应,所以说希望直接面对问题,并提出新方法来提高系统,即苹果打破了这一规则。”硅谷圣他克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商学院运营管理和信息系统系主任、苹果供应链研究专家Andy A Tsay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评论。

    Andy说:“美国一些怀疑论者可能会认为苹果是在做公关,因为他们知道现实层面政府永远不会在税收政策领域做出改变。但我对此持开放态度,如果一个像苹果这样高姿态的公司愿意提出方案,我们应该认真观察和对待。”

    神秘的爱尔兰女人

    据英国网站Guardian.co.uk报道:爱尔兰一个行踪神秘的女人凯茜·科尔尼是库克办公室背后的大脑,她已经帮助苹果拯救以亿计的利润。

    在这篇名为《一个爱尔兰女子如何在一年中帮助苹果创造220亿美金》的报道中,科尼尔是一个有着相当温和家庭生活的会计师,和丈夫及孩子共同生活了49年,居住在一个大但是称不上盛大的农舍。工作之余,科尔尼平时上教堂。科尔尼是她也是最近才被发现是隐藏在苹果全球性成功背后的其中一个大脑。

    “科尔尼是硅谷电脑巨头的顶级爱尔兰中尉,监督了由库克领导的苹果运营团队的爆炸性成功。”Guardian.co.uk指出:科尔尼主要负责苹果iPad、iPhone和MacBooks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的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仅仅是在2011年,就有不少于220亿美金利润来自科尔尼所在的公司。这是苹果当年利润的三分之二,而库克也宣称:苹果这种国际性的成功是前所未有的。

    大概是两年前,科尔尼曾被爱尔兰独立组织评价为是当地20位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该组织指出:苹果的成功很大程度要归功科尔尼的“精明方向”,尽管她的确行踪隐匿,并拒绝提供任何关于自己的照片和履历。

    科尔尼据说上个月已经接受过美国参议院官员的一次私访。后者正积极收集苹果爱尔兰运营业务的信息,他们怀疑:这些业务有侵略性,虽然爱尔兰以帮助世界各地尤其是美国企业转移经营利润著称。

    对这件事着迷的研究者则到处收集信息,美国参议院的工作人员在研读这些文件时看到了一系列熟悉的名字,包括总部位于加州的苹果高级管理人员,库克也在其中。而科尔尼的名字出现了一遍又一遍。

    再往下探索,他们发现了位于爱尔兰科克地区、由苹果公司拥有的苹果运营国际(Apple Operations International,简称“AOI”),而科尔尼是AOI唯一的董事。

    不用缴税的iCompanies

    据Guardian.co.uk报道:科尔尼的职责包括参加董事会。不过,美国参议院官员发现:过去7年她只参加了33次董事会中的七次。一次亲自前往,六次电话参与,其中一次是参与加利福尼亚基于其他董事的会议。

    与此同时,四年内苹果共有几乎300亿美金的利润流向AOI。尽管这一公司根本就没有实体存在也没有雇员,以至美国参议院调查小组委员会开玩笑说:AOI可以冠名为“iCompanies”,意指虚拟、无形。

    1997年时,科尔尼在这个科克办公室的官方职位是财务总监,现在她的职位是另一个科克公司——苹果经销国际(Apple Distribution International,简称“ADI”)负责欧洲运营业务的副总裁。

    而她更为瞩目的身份是她身为AOI和苹果其它附属公司的董事。这些身份帮她按爱尔兰法律安全注册和在科克雇佣一些人员。而最使调查人员印象深刻的是:至少包括AOI在内的三个公司,在全球各地好像都不需要承担税务。

    他们的董事会可以告诉爱尔兰税务局,科尔尼这个唯一的爱尔兰居民董事无法被判断是管理或控制这些公司,因为大部分市场方面的重要决定都来自苹果加州总部。

    作为一个结果,AOI和其它公司并不需要在爱尔兰缴税。与此同时,因为这些公司都在爱尔兰注册,按照美国法律,它们好像也不需要上缴税收。

    “我很肯定苹果行为完全合法。”5月30日晚上,硅谷一位德国创业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最近为我的公司咨询了三个不同专家,准备把公司重组为一家开曼群岛的公司。如果一个公司有国际业务,这样避税是做生意的绝佳方式。”

    “如果公司这么避税,相比之下,个人缴税就很不公平。”他同时认为,政府也很可能不会采取措施打击公司避税。

    “苹果超级了不起。”Andy则指出,如果说苹果这种做法有问题,那就是它不诚实,对两个政府说的不一样。

    “在供应链环节,你可以去把中间机构放在第三个国家,把利润拆成两个部分,一是中间机构,一是零售商,中介在渠道销售上会产生很大利润,这个利润就是爱尔兰产生的利润。”Andy指出,但中间机构应该是有一定要求的,而不是一个“壳公司”。

    Andy告诉记者,首先这个中间机构应该独立,而裁判其是否独立的标准是会否有类似库存这种风险。其次,这个中间机构应该可以独立设置交易价格,按照“公平交易原则”,如果是独立供应商,苹果不能给其很低的供货价。

    苹果的三点建议

    库克对美国国会强调:首先,苹果没有和爱尔兰政府签署任何协议;其次,苹果纳税在美国比谁都多;再次,美国税法漏洞很多,而且资料冗长繁杂,让人厌烦。

    还有说法认为,苹果在爱尔兰避税以最大限度少交税,少投资教育,导致美国缺乏工程师。苹果不认为自已对此负有责任,而是抱怨美国少工程师,要求美国开放更多绿卡给外国人。

    库克对国会提出的三大建议则是:第一,目前美国企业税达到35%,太高太复杂,应降低所有大公司的税率。第二,当大公司在其它地方可以更好避税却决定把更多利润带回美国时,实行“税收假期”(Tax Holiday)。

    但Andy指出,“税收假期”历史上也曾被验证为无效,如2004年在涉及3000亿美金的离岸业务时,国会曾允许企业使用为5.25%的一次性税率而不是35%的企业税。其中,也包括硅谷的公司承诺说会使用现金做再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但事实上的情况是,约有90%的钱没有兑现,而是作为奖金流向了股东和公司高官。

    库克还向华盛顿研究所建议,一个最高的企业营业税应在25%左右。“这对硅谷企业将很有吸引力,”ANDY指出,但它在国会被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它是伴随着一些消除漏洞和税收减免。奥巴马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提供把企业税降低到28%,并关闭数十个漏洞。

    “随着我们建议的推出,苹果在税收方面并不会少支出,而实际上可能是多付出一些。”库克强调:“但我们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这将是能够将资产从其他市场撤回,在美国重新投资,而无需纳税这些资金。”

    “到底最终是否能改善,要看政府领导者是否能获得政治支持。”Andy指出:但按照通常所发生的,总是还会有很多强制性力量让你继续维持原状,比如一些声音:“我们已经依法支付了所有的税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