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3年02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投资顾问涉嫌巨额诈骗 “天信一号”内讧谜团

钟辉;冀欣

    本报记者 钟辉、冀欣 深圳、北京报道

    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的一纸立案书,牵出了天津信托“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天信一号”)投资顾问江苏沐雪涉嫌诈骗,以及天津信托与次级委托人深圳凯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深圳凯雷”)的种种纠纷内情。

    此时,距“天信一号”成立尚不足3个月。

    2013年1月31日,天津信托《关于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关事项的临时披露》称,该公司于1月31日收到《立案决定书》复印件,内容为“天信一号”的投资顾问江苏沐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沐雪”)受到湖北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的调查。

    据深圳凯雷在公开渠道发表的声明称,“江苏沐雪利用和天津信托之间的关系,非法侵占挪用信托资金,金额达1亿。”

    而天津信托相关公告则称,信托计划目前运行正常,截至1月25日该项目净值1.0797元,正进一步落实投资顾问当前情况。

    据本报记者了解,江苏沐雪实际控制人曹珊、沈小平已于1月31日因涉嫌经济诈骗遭湖北警方控制。

    “天信一号”拟提前终止

    “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成立于2012年11月27日,总规模6亿,其中优先级委托人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认购39980万,次级委托人深圳凯雷认购20000万,投资顾问为江苏沐雪,托管银行为中国银行。

    2013年1月,深圳凯雷称,“江苏沐雪利用和天津信托之间的关系,借助‘沐雪巴菲特’系列信托产品的平台,让客户下载所谓的客户端,通过客户端了解客户的投资习惯,从中筹划非法侵占挪用信托资金,金额达1亿,分别拆借给若干身份不明人员。”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很蹊跷”。“阳光私募中,投顾要求客户下载客户端的情况很少,而且证券投资信托的资金在托管行有专项账户,一旦募集资金进入信托专项账户,只能按照信托合同中规定的途径投资,不可能被挪用。”

    据了解,事发后,深圳凯雷及其合伙人与天津信托协商解决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1月31日,深圳凯雷合伙人湖北精九、广东鸿远方面20余人聚集于天津信托总部门前。深圳凯雷还要求更换该信托计划投资顾问。

    2月1日,天津信托发布《关于“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突发事件情况的通告》称,该信托计划与我公司正常发行的其他集合信托产品无关,所有信托计划均正常运行。深圳沐雪委派代表及江苏沐雪代表律师赴我公司与湖北精九、广东鸿远代表进行会谈,各方表示拟召开深圳凯雷全体合伙人大会以解决纠纷。

    次日,深圳凯雷针锋相对地发布《关于天津信托发布不实通告的澄清公告》,称“深圳凯雷并未发生纠纷,实为天津信托聘请的投资顾问侵占挪用投资人信托资金高达1亿元人民币”。

    对于该信托计划的后续处理方案,天津信托2月1日向深圳凯雷建议召开“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投资人大会,表决终止江苏沐雪投资顾问资格、信托计划启动提前终止程序等事项。该建议得到深圳凯雷及其合伙人湖北精九、广东鸿远的同意。

    天津信托还称,该公司正式发行设立的仅有“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天信沐雪巴菲特二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尚未设立,未对外签署任何协议,也未收取信托资金。

    蹊跷的“投顾”

    事实上,案发之后,不仅受托人天津信托与产品次级认购方深圳凯雷闹得不可开交,如今深圳凯雷怒目指向的投资顾问“江苏沐雪”,原本也是与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亲密伙伴”。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沐雪注册于2012年2月20日,注册地江苏南京,法定代表人为曹姗,也就是本次警方控制的公司负责人之一,与其同时接受调查的,还有江苏沐雪的实际控制人沈小平。

    据部分投资人透露,沈小平出生于80年代,自称留美博士,旗下包括华平(中国)投资管理集团等多家公司。

    在与天津信托合作前,江苏沐雪也曾头顶着背靠华平集团的光环,与国内几家颇有一定规模的信托公司进行了接触,只是合作均未能成行。

    “他们去年找过我们,当时是想通过我们发一个结构化的证券投资信托,我们觉得他们有些想法不靠谱,没答应。”某信托公司证券投资部负责人向本报记者称。

    华平集团去年发布的一份招聘广告称,华平集团起步于金融服务领域,2007年成立了凯雷投资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沈小平。令人奇怪的是,在“天信一号”信托计划中担任投资顾问的江苏沐雪,在华平集团内部被划归为IT集成领域,业务领域为网络产品分销、计算机系统集成、安防工程和楼宇自控,成为“天信一号”的投资顾问,是其与二级市场屈指可数的关联,此前几无任何亮眼表现。

    而这款信托计划的次级认购方深圳凯雷与其的关系也几番发生变动,让一切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凯雷成立于2012年7月11日,同年11月6日,执行合伙人由曹姗(江苏沐雪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深圳沐雪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与江苏沐雪几乎“同宗”的公司,在2012年8月17日前,由曹姗和华平集团实际控制人沈小平分别同比例出资5万元成立,此后,曹姗追加490万,持股比例增加到99%,深圳沐雪的注册资本也增至500万元,沈小平出资额不变,持股比例由50%降至1%。

    而深圳凯雷的合伙人变动并未就此结束。一个月后的12月28日,深圳凯雷执行合伙人再次变更为深圳沐雪和广东鸿远,而就是在这一次变更后不久,前文所述风波便爆发,原本看似合作默契的几方,天津信托、深圳凯雷、江苏沐雪矛盾数度激化。

    值得一提的是,就是江苏沐雪这样一家涉嫌诈骗、资质存疑的投资公司,却在成功牵手天津信托并获取6亿元操盘资金后,很快就有了一次华丽的“开场演出”。

    “天信一号”刚成立,即在二级市场上“染指”新潮实业,五天买入量即占了新潮实业成交量的一半,引发市场关注。

    新潮实业2012年12月4日曾公告,公司收到湖北精九告知函称,截至12月3日,湖北精九通过“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账户与一致行动人张拾根,由二级市场累计购入公司股份312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

    这样不小手笔的操作也很快引发了诸多质疑,首先湖北精九作为深圳凯雷的普通合伙人,是否有权主导信托计划的投资决策值得思考,而套用了PE基金、信托账户两层资本结构介入二级市场的行为也同样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