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2013年01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苹果电脑制造回迁美国 首个工厂为广达而非富士康

杨琳桦

    本报记者 杨琳桦 上海报道

    在被美国媒体一阵冷嘲热讽后,苹果动真格了。

    “苹果刚刚宣布了第一个工厂所在地,以作为将苹果电脑生产制造搬回美国的最新动作。”研究苹果供应链的硅谷圣他克拉大学商学院运营管理和信息系统系主任Andy A. Tsay告诉本报记者,这个工厂在加利福尼亚的弗里蒙特,离苹果总部库比蒂诺不远。

    此前一个多月,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发表讲话称,将为解决美国就业问题出力,苹果计划投资一亿美金联合上下游供应商将苹果电脑的生产制造带回美国,并指出苹果已为此工作一段时间,正越来越接近目标,这一事实将在2013年发生。

    库克的讲话随即掀起轩然大波。一方面因饱受经济衰退和失业率困扰,美国普通老百姓对离岸或外包普遍反感,他们为此兴奋;但另一方面,苹果自宣布声明后只字不提细节,舆论随后转向冷嘲热讽,认为苹果不过是一场博取眼球的公关秀。

    现在,苹果煽情地滑出历史性一步。事实上,弗里蒙特这个地址非常容易勾起美国人的记忆。它是斯蒂夫·乔布斯1984年的光荣与梦想,乔布斯不仅在这里建立了第一个苹果工厂,还生产出了Macintosh麦金塔电脑,这是苹果电脑继LISA后第二部使用图形用户界面的电脑,也是苹果首次将图形用户界面广泛应用到个人电脑上。

    在那以后,苹果逐步将生产离岸外包到别的国家,各类成本太高是主要原因。现在因为几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影响,全球最昂贵的美国人力资源放低不少。

    “我没有对这个消息感到太惊讶,我认为它是苹果自此前库克声明后踏出的非常自然的一步。”不过即便如此,Andy向记者指出:事实上,这个工厂是广达在美国的工厂,并非苹果在美国开始建立自己的工厂:“而我比较惊讶的是,这个被确认的第一个工厂来自广达,而不是苹果的老伙伴富士康。”

    弗里蒙特小步曲

    台湾广达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被其宣布为是苹果此举的第一个工厂,将帮助苹果电脑在美国的“最终装配设施”(Final assembly facilities)。

    “苹果电脑的一个系列将在美国生产制造。”一个多月前,库克对排着长队的美国媒体回答,但只字未提究竟是哪个系列。由于一针见血戳中美国民众仇视资源外流的心理,没有得到更多细节的舆论随即展开对苹果的大讨伐。

    这些大讨伐包括:苹果的爱国表态不过是一场言论表演;库克这么搞会不会是出于个人因素,以显示自己与乔布斯不一样?最为确凿的质疑来自两点:苹果目前有121亿美元的现金躺在银行,而苹果所说的1亿美金仅占其今年100亿美金总资本支出计划的百分之一;其二,苹果2012年共销售12.5亿部iPhone、5.83亿iPad和1.8亿的Mac电脑。换句话说,Mac电脑根本不是苹果的明星产品,所以千万不要指望苹果会为美国带来多少就业机会。

    现在尽管透露的信息量仍然很小,但苹果总算迈出击退杂音的第一步。台湾广达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被其宣布为是苹果此举的第一个工厂,将帮助苹果电脑在美国的“最终装配设施”(Final assembly facilities)。 这个广达的弗里蒙特工厂以前就存在,但从未被苹果指定为专门用途。苹果此前承诺会用一亿美金联合上下游供应商来做此事。而全球笔记本研发设计制造公司广达的中国总部在上海松江,目前规模在4万-5万人左右,主要为苹果电脑和iPod的音乐播放器做组装工作,不排除苹果电脑的部分工作量会有部分迁移到弗里蒙特。

    “为什么不把生产制造全部从中国撤离回到美国?”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干脆直接问库克。库克说:“老实讲这还不只是价格问题,真正有关的是技能。电子消费品的世界从来没有在美国,这就是把生产制造回移的症结所在。”

    不难理解为什么苹果挪动的是小步曲。电子消费热潮近几年才崛起,美国不缺乏技术工人但缺乏技能(Skill)工人是个大问题,实际上美国人可能已经忘记生产是怎么回事,最近通用电气(GE)将制造回移美国闹出的不适应症状已经说明这一点,美国的教育系统需要时间回应。

    其实此前,苹果已在美国销售一些标签上带有“设计在美国,组装在美国”的电脑产品;库克也曾信誓旦旦“组装方面我们可以做得更快,但我们想挖掘一些根本性问题。”苹果被外界视为似乎有想慢慢来的意思,或会在2013年全年缓慢展开这一图谱。

    “但美国已经不可能再容下大体系的生产流程,这也绝对不是一件非黑即白的事情。”Andy再次向本报记者强调,苹果会在美国尝试一些劳动规模相对较小的产品,也仍会在中国继续做劳动量更高、复杂度相对较低和标准化的产品制造。

    富士康首次回应

    我们一直以为第一个被宣布为苹果本土生产的合作工厂应该是富士康,因为它是苹果最大的合作伙伴,而富士康在美国也有工厂。

    “我们一直以为第一个被宣布为苹果本土生产的合作工厂应该是富士康,因为它是苹果最大的合作伙伴,而富士康在美国也有工厂。”Andy告诉记者,但这次率先在美国合作的是广达。“不过这也许不代表什么,接下来苹果可能还会宣布第二个。”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硅谷文化最封闭的公司,以往苹果不太愿向外界透露它的供应商名单,而在这个问题上富士康也同样神秘兮兮。不过,因为过去几年富士康员工跳楼事件引发的社会舆论,双方都开始变得更为开放。

    此前,在库克表示希望苹果为美国制造业回流做出努力的事件能够影响更多美国大机构和公司做出类似举措的声明中,他还曾特别强调,在变得“透明性”这一问题上,苹果将变得跟以往不一样。

    “广达也是苹果的一个大客户,但广达做的产品和富士康其实不太一样。”针对为什么苹果这次合作对象是广达的疑问,有同时接近富士康和广达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广达承接的苹果产品线主要是苹果电脑,而富士康承接的主要是iPod nano、iPad和iPhone。

    后者也是主要推动苹果利润的明星产品,换句话说,苹果搬回美国的是其产品线中的“夕阳产业”。为规避“唯一合作方”风险,近几年苹果也在遵循着供应商的一个特性,即尽量分散合作。据上述消息源透露,以前富士康是苹果iPad和iPhone的唯一供应商,但现在只是在iPhone上有唯一权。相比苹果的全部产品线,iPhone对专利和质量的要求最高。

    “富士康本来就是一个全球性投资。”而富士康也首次针对苹果可能将生产制造回移一事做出了回复,其新闻发言人刘坤在电话中回复本报,富士康在欧洲和美国也有一些研发和制造的东西,但中国对富士康仍是其布局中最为重要的一枚棋子,事实上富士康这两年在中国的投资都一直在增加。

    “我们刚刚在成都和郑州建设了大型园区,其中成都约有十多万人,郑州则有20多万人。”刘坤指出,从人力成本、劳动力素质、原材料和物流等综合指标而言,中国环境都为最合适。

    “事实上人力成本只是企业做出决策的一个因素,”他说,其它因素还包括政治成本,像政策稳定性和政府效率等,“苹果生产制造的量非常大,不太可能大规模回移,尤其美国的劳动力素质在技能方面。”